您现在的位置:旅游新闻网>旅游资讯

长沙、曹县轮番出圈,网红目的地的名利场

2021-05-25 14:55旅游新闻网编辑:游遍天下人气: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  品橙旅游

  最近,山东曹县火得一塌糊涂,成了网红目的地的新顶流。这距火爆了“五一”假期的长沙仅仅过去了二十多天,距甜野男孩丁真带火的理塘也就几个月而已。高速的互联网时代,网红目的地层出不穷,似乎谁都渴望成为“网红”, 却又有可能稍纵即逝。


  实火

  不曾想,一句“山东菏泽曹县!666!我的宝贝!”,让山东曹县这座小县城在一夜间出圈了。各种的调侃层出不穷,“北上广曹”“宇宙中心曹县”“宁要曹县一张床、不要上海一套房”……截至2021年5月23日,在抖音平台上,关于#曹县 话题播放量超12.5亿次。

  毋庸置疑,“北上广曹”当然不是曹县的经济实力真实分层,可这样的调侃却助曹县出了圈,更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热度,无疑又是一个草根逆袭的故事。

  火了的曹县,更多的“真面目”开始展示出来,不仅出口的棺木占到日本市场的90%,也正在跟一线城市争夺中国汉服市场的版图。根据曹县电子商务服务中心的公开信息,当地经电商渠道卖出的汉服产品已经占据到全国汉服线上销售额的三分之一。

  在刚刚过去的“五一”假期,长沙绝对是最热的场子。奶茶、小龙虾、派出所,长沙火的有些别具一格、重口味,成了携程、马蜂窝、小红书、抖音等各大平台数据里,始终绕不过去的存在。

  马蜂窝数据显示,关于湖南的旅游攻略中,长沙吃货嗦粉必备地图、文和友吃逛全攻略、湘西特色活动体验等阅读量均增长300%以上。

  5月2日当天,长沙五一上商圈人气爆棚,里三层外三层的游客接踵摩肩、场面壮观,寸步难行,比春运还春运。恐怕长沙人也没想到,“堵”上了热搜。其实,早在2020年国庆期间,长沙就被誉为“国庆最挤美食地”,不仅交通堵了,小吃店门口堵了,文和友早已水泄不通。

  而几个月之前,最火的目的地恐怕要非甜野男孩带火的理塘莫属。相关数据显示,12月初甘孜民宿的搜索量环比上月同期增加500%以上。半年间,网红目的地换了一茬又一茬。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对品橙旅游表示,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网红经济是宏观经济的微观体现,网红经济迅猛发展的背后,实际上折射出的是中国经济发展带来的强大活力和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网红经济对城市旅游发展的影响利大于弊,未来将会持续深刻影响城市经济发展。

  

  迭代

  无论是PC时代,还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不管是哪种形式的传播,都形成了一个个个性鲜明、有传播力的网红目的地。从最早的丽江、桂林,到西安、重庆,如今又被曹县、长沙、理塘等地所替代,网红目的地正经历着快速的迭代过程。

  网红一代代表:风景取胜 丽江、桂林

  在很多人的旅行启蒙期里,丽江、桂林等始终是个绕不过去的存在。只要搜索旅游信息,总少不了它们的出现,尽管那时候还没有“网红”这个词,各大门户网站、博客的旅游板块已经被它们所霸占。没有去过这些地方的人,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旅行达人?

  2010年前后,是丽江最火的时候,可以说是人人都知道的“艳遇之都”。逛古镇、住客栈、清吧听音乐,成了丽江慢生活的标志性动作。整座古城近2000多家客栈,吸引着一批又一批的游客。对于丽江来说,客栈已经超越了传统意义上为游客提供住宿的地方,成了许多人对丽江想象的一个缩影。

  同一时期里,桂林阳朔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最火的时候,阳朔西街每年接待数十万的国外游客。“背包客”老外是最早走进阳朔的一批游客。他们经常背着背包,骑着自行车悠然闲游在乡间小路上,形成了特有的“阳朔现象”。

  后来,阳朔也逐渐走进了国人的心里,越来越多的人不远万里去一睹芳容。特别是20元人民币的原型,桂林阳朔漓江兴坪古镇成了最早的网红打卡地。值得一提的是,桂林率先推出的“印象·刘三姐”实景演艺,更成为了各地学习的典范。

  如今,许多年过去了,似乎丽江、桂林往日的“红”一去不复返,大家的评价也变了。有网友表示,现在的丽江古城早已演变成了商业化气息浓郁的商业街;阳朔西街剩下的只是过不去、走不了的拥挤人群。

  网红二代代表:吃喝玩乐 西安、重庆

  从2018年起,伴随着短视频风口正盛,第二代网红城市西安、重庆等陆续开始登场。以往的文化古都、雾都山城,转眼间有了一个新的标签——网红城市。更有意思的表现是,以往不是景点的地方变成了热门景点。

  在网红目的地中,西安可以称得上为“鼻祖”。如曾经风靡一时的袁家村、摔碗酒、不倒翁皮卡晨小姐姐,成为被纷纷模仿的对象。西安摔碗酒席卷大江南北,大家打飞的也要去体验一把。不倒翁皮卡晨的抖音播放量超400多亿的播放量,点赞也高达365万。

  西安有不倒翁皮卡晨小姐姐,重庆有火锅店前穿唐装跳舞的小姐姐,加上重庆轻轨穿楼、洪崖洞夜景等神奇景观成功助力重庆以8D魔幻城市出圈,晋升为网红城市。

  2018年绝对是重庆的高光时刻,大量来自海内外的游客涌入。数据显示,2018年总接待人数达5.97亿人次, 总收入4343.5亿元 ,相比2017年总收入增长30%。从时间长度上看,对比第二代网红目的地,显然丽江、桂林“红”的时间更久一些。

  网红三代代表:小众出圈 理塘、长沙、曹县

  2021年,网红目的地快速迭代的现象更加明显。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就出现了理塘、长沙、曹县新一代的网红目的地。

  从2020年开始,不是景点的地方变成了热门景点的趋势更加明显,出圈方式也更为出乎意料。先是甜野男孩丁真带火了理塘,电影《你好,李焕英》火了的襄阳,长沙坡子街派出所、茶颜悦色、文和友小龙虾让长沙出圈, 以及名不见经传的曹县与北上广齐名等。

  网红经济的最大特点是“热点—爆款—扎堆”的过程。信息共享的的时代,大众获取信息的渠道越来越多,内容生产者也不拘泥于专业人员。同时,交通通达性越来越便利,为各个目的地成为网红提供了有利条件。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副教授戴俊骋表示,“网红”的特性就是阶段性的高关注,较高频率的迭代。所谓“网红”城市的出现,实质上是大众旅游从以“景区”为目的地向以“城市”为目的地的阶段性特征,游客不再局限于对旅游景区本身,而是把对旅游景观的“凝视”投射到景区所在的整个城市。新媒体,尤其是游客自媒体在旅游品牌营销推广中的广泛而深入的应用,使得城市作为旅游目的地的曝光度较之传统媒体来得更为直接而迅猛,也使得这种“网红”特性被放大凸显。

  

  喜与忧

  其实,“网红经济”也是一把双刃剑。尤其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城市,或者名不经传的小县城到热搜榜上的常客,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度的同时,也将迎接着难以预料的考验。

  毋庸置疑,网红效应势必会刺激消费,达到带动当地旅游经济的效果,但对于原本的目的地来说,要更为关注旅游承载力问题,即可能的某段时间内爆发的瞬时到访量对当前旅游基础设施安全的考验,以及对保持体验感的更高要求。

  戴俊骋表示,游客与本地居民存在的可能矛盾,其核心是主客的价值共创问题,目前是学界关注的焦点问题,也已成为政府管治的焦点。从景区作为目的地到城市成为“网红”城市,意味着不仅仅是文化和旅游部门本身的事,而是旅游、城市管理、交通、卫健委、公安等多部门的联动问题,对城市精细化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重庆为了让游客得到更好的洪崖洞拍照体验,对连接渝中、江北的千厮门大桥进行双向封闭通车,在短时间内牺牲了当地居民通勤的权利,被视为一种“宠客”行为,其背后考验的是如重庆一般各个“网红”城市的精细化管理能力。

  “五一”前夕,长沙市文化和旅游广电局等五个部门联合发布《“讲文明 庆五一”网红长沙倡议书》中指出,本地市民要发扬主人翁精神,尽量避开市内热门景区,给外地游客让出出行路线和游览空间。

  即便如此,一封来自长沙网红餐饮店文和友的“致歉信”在朋友圈被疯狂转发。面对蜂拥而至的游客,长沙本地人更有网友呼喊出,救救长沙,中国需要许多新的网红城市。

  此外,最怕火了以后,目的地迷失自我。例如很多网红目的地火了,大量游客蜂拥而至,商家为了利益,物价大幅度上涨几乎是不争的事实,以及很多市场乱象的出现,当地职能部门又无法在第一时间发挥作用,从而造成不良的影响传播。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来源:)

上一篇:途牛:沉默不是办法,沉潜才是

下一篇:没有了









图说新闻

更多>>
安萨尕让邓真出任家乡旅游宣传大使正式签约高原明珠川主寺镇

安萨尕让邓真出任家乡旅游宣传大使正式签约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