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旅游新闻网>旅游资讯

1套房子,2套价格,一年只住几个月:旅游看房团的“造梦”之旅

2020-11-12 12:55旅游新闻网编辑:游遍天下人气:


10月30日中午12点,石家庄建华城市广场门口的蓝色大巴准时出发,车上载满了欢声笑语的中老年人。

从石家庄到乳山,800多公里,没有直达列车,乘火车过去得先坐高铁到威海,再换乘普快,全程将近7个小时,车费将近340块。

但参加旅游看房团,只需支付车费100块——这样的车,每周都从全国各地的省会城市出发,吸引了无数游客。

53岁的刘香玉又独自乘上了这辆前往乳山的大巴,因为疫情的原因,她买的海景房已经空置了两三个月,她想在那边住一段时间,并带些海产品回来。

她已经记不清三年内多少次踏上回“家”的大巴车,远离家人,一个人住进海边的房子。那个濒海的小区一年只有5个月有“生气”,10月至次年5月的入住率不足10%,冬天时,一栋楼里亮着的灯光甚至超不过10户。而这样的小区,在乳山银滩乃至整个环渤海的县级市,还有很多。

兜售内陆人对海的想象

从石家庄到乳山,坐大巴单程要10个小时。中介努力活跃着气氛,让大家表演节目。

一开始大家还积极唱歌,五六个小时后,大家唱不动了,中介拿起麦开始介绍:“中国的海岸线只有3.2万公里,每个人分到的海岸线距离还不到一个指甲盖那么大……”

刘香玉感到厌倦,她只想快一点到达宾馆,洗个热水澡,舒舒服服地睡一觉。这套话术她已经听了三年,连程序也是固定的——明天一早,中介将安排他们去新楼盘,用三年前推销给自己房子的那一套话,再推销给其他人。

三年前,这套话术让她对海滨心驰向往。2018年7月,刘香玉和朋友在石家庄火车站旁的商场逛街,一家名为“唐园房地产”的中介向她递了一张“邀请函”,那是一张花花绿绿的宣传单页,“首付十万,在海边安个家”、“100元三天两晚海边看房游”。

刘香玉本想直接拒掉这张“推销传单”,但中介说:“阿姨去看看呗,就当是去海边旅游了嘛。”

在去海边之前,她先去了房地产公司的宣讲会,公司给她发了两盒茶叶做礼品,她觉得真不错,随后还带朋友去了两次。在夏天的一个周五,她与丈夫一起,坐上了前往乳山的大巴车。

她没想到路上要花费10个小时,在大巴上,中介一刻不停地宣传渤海湾的居住环境——“高浓度负氧离子”、“万亩黑松林”、“十块钱八斤的牡蛎”,在他们的叙述中,高血压、脑溢血、咽炎、鼻炎在这里都能缓解。

第一站是山东乳山银滩。下车后,刘香玉大口呼吸,感受着中介口中的“负氧离子”。她其实并不知道什么叫“负氧离子”,只知道海边的空气好,手机天气软件上天天显示的都是“优”,这和在内陆的石家庄总显示的“良”、“霾”有着天壤之别。

毗邻青岛、威海、烟台三市的乳山银滩,是山东海景房的先头部队。以沙子洁白如银而闻名,号称“天下第一滩”、“东方夏威夷”,因其优美的海岸线,被评定为国家4A级旅游度假区。

在海边逗留了不到半个小时,大巴就带着她们继续驶向楼盘。

2007年至2010年是乳山房地产发展的巅峰,一栋栋海景房拔地而起。据不完全统计,在银滩纵深3公里、绵延20多公里的海岸线上建造了200多个小区,每个小区少则有近十栋楼,多则近百栋楼,几乎一个小区就是一个开发商。楼盘按照离海远近划分成“一线海景”、“二线海景”、“三线海景”。

海洋国际属于“一线海景房”,从房间窗口就能直接看到大海,出门过个马路就是海滩。小小的售楼中心前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旅游大巴,南京、郑州、杭州的牌照随处可见,来的全是跟刘香玉年龄相仿的中老年人。

刘香玉还记得,中介给她介绍:一线海景、远离城市雾霾、居家养生服务、高端休闲设施,等乳山通了高铁还会升值。“厦门和三亚一开始的房子也不贵呀,你再看看现在。”“买了就是自己的资产,怎么都不会亏,旁边就是我们二期的地,一期卖完了二期还要涨。”

刘香玉在第一次看房后,当即买下了海洋国际一套48平米的开间,客卧一体,银滩的小户型楼盘大多如此。对她来说,有没有卧室无所谓,从窗户外能看到海,才是最重要的。

在售楼中心砸金蛋时,刘香玉笑得很开心,礼花桶“嘭”的一声在她眼前炸开,她仿佛看到了以后一家人在海边漫步、海中游泳、一起吃海鲜的快乐生活。

面朝大海,只有大海

石家庄往返乳山,成了刘香玉生活中一件稀松平常的事。“家在石家庄,房子在乳山,没办法嘛。”

她喜欢冬天的乳山,比石家庄暖和,空气更好,丈夫离退休还有六年,她和姐妹们组团在乳山买房后,大家时常去那边的房子“度假”,但临近过年还是要回石家庄,石家庄有家人,那才是真正的家。

如今,中介已经把销售海景房的触角延伸到了乳山市的临市——海阳市。这就意味着,她得在海阳住两天,第三天才能返回乳山自己家中。

晚上10点,大巴车到达了山东省海阳市——那是乳山旁边的一个县级市,近年来也效仿乳山,发展旅居海景房产业。海边11月初的夜晚,气温降到10℃以下,有人甚至穿上了羽绒服。大家拎着大包小包走向酒店,他们要在这里休息两晚。

酒店前还停着来自黑龙江的看房旅游大巴车,中介称,冬天团少,夏天房子好卖的时候,酒店前停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车。

但如今酒店周边的小区灯火寥寥,一栋楼里只有四五户亮着灯。

刘香玉预想中的海滨幸福时光,只有夏天中的短短一个月,孙子上小学后,丈夫会将年假调到7月份,配合孙子的暑假,全家人一起来度假。穿着泳衣、披着外套、趿着拖鞋走出小区去海里游泳,回来时从渔民那儿买上一兜花蛤回家煮海鲜汤。

刘香玉的弟媳没有这么好运。弟媳比她早两年买房子,2012年购入龙口南山集团旗下的房产,龙口较乳山更靠内陆,是烟台市下辖县级市,东与蓬莱市毗邻,南与栖霞市、招远市接壤,西、北濒渤海。

海边除了潮湿,还有盐害,家具和电器容易腐蚀。龙口冬天阴冷,房子没电梯,楼房墙面都已经被海风侵蚀脱落掉皮。刘香玉曾在弟媳家做客一段时间,冬天需要铺电褥子,盖了两层被子都冷。她的膝盖隐隐作痛,起身不敢离开电暖炉半步。2005年前后建的房子如今已经卖不上价了,50万入手的房子,再卖只能卖到20万。

刘香玉的房子虽然有电梯,但没双气——暖气和天然气。不仅海洋国际,乳山银滩的房子因为冬天常年无人居住,没有一个小区冬天供暖;没有天然气,家中只能用电磁炉或煤气灶,电磁炉的加热面积小,锅底受热不均,有时底下的菜都快糊了,上面的还没熟。

不少地产开发项目时,并未备好充足的配套设施,小区周边超市、医院、学校都不齐全,本地人很少会考虑买这里的房子。

因此,海景房的销售目标以外地人为主,在购买海景房的外地人中,很多人见过大海的次数不超过三次,有些人从未见过大海。

刘香玉告诉记者,她买房时,中介一直强调,自己的房子就该自己做主,不要告诉家人,等升值了以后再告诉他们也不迟,于是她先交了两万元定金,和丈夫在两天内凑够了十二万交了首付,夫妻俩打算用丈夫的工资还月供,等丈夫退休后,两人一起来养老。

买房一开始瞒着儿子,儿子知道后质问刘香玉,“为什么要在乳山买房?新闻上都说那里是’鬼城’,你买了以后卖给谁?”

刘香玉很生气:“我们能在这里住三四十年就不亏,而且我们花自己的钱,退休后能在这里清净安然地生活。房子不涨才是好事,现在房价那么高,都是炒起来的。”

面朝大海却也只有大海,这是环渤海海景房的通病——只有房子,没有配套设施,仅在距离海洋国际约10公里处有一个医院:乳山市第二人民医院。据当地居民称,医院人很少,“医生比病患都多”。乳山银滩很难叫到出租车和“蹦蹦三轮车”,冬天叫车得“看运气”,住在海洋国际的老人想去看病,得乘坐50分钟一趟的公交车。

是看房,不是旅游

周六早上不到七点,中介叫醒客人们吃早餐,9点前他们就要去第一个楼盘。大巴一路驶过海阳沿海街道,路上车辆和行人寥寥无几,有烂尾楼从车窗前一闪而过,小区前的店铺也鲜有营业的。

8点多,刘香玉他们被中介拉到海阳市的潜水湾售楼处听宣讲会,随后,中介带老人们看了样板间,主推的还是61平米和89平米的户型。

潜水湾的房子还未修建完成,整个小区都是毛坯房,只有门口的楼粉刷了一层黄色,后排的房子依然是混凝土的灰色,施工吊车还在作业。

据唐园房地产的中介刘铭介绍,来渤海湾县级市买海景房的,北方人以自住为主,南方人以投资为主,曾有南方的看房团包下一整层的房子做投资。其中,来自浙江和江苏的看房团是主力,这个周末,售楼处一上午就成交了12套。

售楼处挂着惹眼的红色条幅:“您不是在刷卡,而是在为您的健康买单。”买完房的客户们开心地举着“签约成功”的锦旗,旁边售楼处的工作人员抱着礼花桶“嘭”地打开,满天飞舞的彩色礼花映衬着客户们刚签约成功后喜悦的脸。

石家庄这次的海阳看房团没人签约。这批客户,一部分像刘香玉一样,已经在乳山买了海景房,这次就是随车溜达,然后蹭车回乳山;另一部分有买房意向,觉得这里离青岛近,买房应该能升值;还有一部分人认为,这就是个纯粹的“100元低价旅游团”。

有些客户纯被“100元三天两晚包吃住海边游”的噱头吸引而来,却发现事实并非如此。两天的行程,要跑两个城市的四个楼盘。中介口中的“顿顿吃海鲜”也没有实现,三天中,团餐只包两餐早饭和一餐晚饭,晚餐是行程中最好的一餐饭,有鱼,还有一盘贝类海鲜,第二天中饭就在售楼处吃面包解决。

所谓海边游,就是在去往楼盘的路上,途径海边时稍作停留。中介拉来一个大音响,带着大家一起跳了会儿“社会摇”和“小苹果”,在海边逗留的时间,两天加起来没超过1小时。

杜福66岁了,出门都要随身带着速效救心丸。售楼处的音乐声让他“心脏都快跳出来了”,本以为100元钱能在滨海城市玩三天两晚,却没成想跑了好几个楼盘。途中他给家人打电话平安,一再强调自己就是出来旅游的,身后就是大海。“出来三天被看得死死的,啥也不让干。”他对中介的安排有些不满。

第三天早餐之后,大巴车就把客户们从海阳市带回了乳山市,带新客户去看乳山的楼盘,顺便送以前买房子的业主回家。

一套房子,两套价格

海洋国际“比奇堡”汉堡轻食店的店主张瑛,三年前也陪伴父母跟随旅游团来乳山旅游看房,当时,海洋国际算当地比较新的高档小区,张瑛相中了一套50平米的开间,看房团的火热让他相信,这里一定能做成一番生意,在中介一遍又一遍“再不买就没有了”、“买了会升值”的推销中,他支付了4万元的定金。

回郑州后,他向山东的战友打听银滩的房子,才知道从旅游看房团买房,要比当地中介贵十几万。

“我在海洋国际买的房子,是战友帮我找当地中介买的,旅游看房团中介的价格每平9000,当地的中介每平米5000左右,都是新房,我看中的房在旅游看房团那儿买是40万,当地中介25万就买到了。买二手房会更便宜。”

但张瑛在旅游看房团交的4万元订金却要不回来了,交订金时,中介承诺“先交个订金,以后反悔可以退”,但最终这笔订金也没要回来。

旅游团中介和当地的中介呈现着互不抢客户的微妙平衡,每个旅游团客户身旁都配一个中介人员,形影不离,就连客户去洗手间,中介也会在门口等候。

乳山当地的看房中介刘海燕说,海边的房子,尤其是部分高楼层,老化得比较快,有些房子的价格甚至还不如10年前。一套顶层阁楼、无电梯楼房的交易单价,可以低至1800元一平,如果可以现金交易卖得就能更便宜。

老房子难卖,刘海燕也不愿意收那么旧的房子了。另外,当地的二手房卖给本地人和卖给外地人价格不同,本地人十几万就能买到的房子,卖给外地人差不多得25万元。

10年前,来自郑州的刘彩虹就曾跟随郑州的旅游看房团,以25万元的价格买下了银滩的一套50平米的房子,现在成了无人问津的“荒宅”。买房以后,她配了十几把钥匙给亲戚朋友,谁愿意去玩去住都可以,但因为路途遥远,自己和亲戚朋友都没去过几次。

2015年,刘彩虹终于找到了买主,以15万元的价格出售,她庆幸自己出手早,“人不住房子会越来越旧,海风又有侵蚀性,银滩不少早年建的板楼和洋房,墙皮已经脱落得没法看了。”

根据乳山政务网站发布的年鉴信息,2007年至2010年,乳山房地产竣工总面积高达562.34万平方米。市场一时间难以消化如此多的房源,乳山银滩开始出现房源积压难题。

与此同时,乳山开始吸引外地人来银滩买房,胶东半岛海景楼盘销售网络遍布全国各大城市。海景房的开发商大多选择跟当地的中小中介合作,大量分销式的销售模式每年拿走开发商10%-25%甚至更高的利润。一套楼房80万,旅游看房团的公司约能拿到近20万元的分成。

高额的利润使全国各地的海景房销售站点遍地开花,他们将目标客户从北上广等一线城市,下沉到热门城市非核心区域和三四线城市。除了把房子卖给外地老年人之外,还有楼盘提供“不住时外出租赁”的托管服务。

2019年,来自西安的王庆华报了200元的旅游看房团,中介告知她,只需缴纳200元,看不上房就当旅游,于是她坐了16个小时大巴去了乳山。她本无意在乳山买房,但中介告诉她,购买房屋后可以以租养贷,并告诉她,周边已有酒店按照这种模式运行,基础设施完善。

按照中介所说的售后返租的模式,王庆华一年可拿到4万元租金。而她的销售经理还告诉她,领导可以给她每平米再优惠一千元。于是王庆华购买了一套70平米的房屋,首付25万元,打算用“售后返租”还房贷。

回到西安后她才发现,预售合同写明,不允许售后包租,开发商根本不承认中介承诺的“售后包租”模式。为此,她和开发商打了两次官司想要回首付,皆以败诉告终。

王庆华再找过去,公司已经人去楼空。天眼查显示,洪冠德要房产策划有限公司已于2019年底注销,距离注册时间仅有6个月。而她购房的中介公司的总部“洪冠集团”最新的项目就是海阳市的潜水湾,从石家庄出发的唐园房地产也是其下属公司。

2010年后,在“鬼城”乳山银滩楼房大面积空置、烂尾被媒体广泛报道后,大批业主抛售房屋却无人接盘。有些楼盘开盘多年,房子至今没卖完。

即便如此,银滩模式仍然被胶东半岛多个城市复制,其中海阳市曾因海防林黑松林变海景房被央视曝光,但现在又成了“青岛后花园”,“高铁一响黄金万两”的疗养胜地,套路与乳山银滩如出一辙。

冬季的空城

大巴把在乳山买房的老业主送回家后,又带新业主去了一处名为碧海华庭的小区,小区的门口写着:旅居中国颐养中心。买了这里的房子,可以交给“旅居中国颐养中心”托管,每年给业主4万元租金。工作人员还许诺,除了房子可以售后包租,以后去海南、天津等旅居中国旗下的楼盘,都可以免费置换、免费居住。

但据乳山当地中介称,夏天时银滩一套房子租金可达千余元,冬天300元也没人租。即便将房屋交给托管公司,也很难租出去。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2010年之后,银滩海景房迅速发展的隐患开始显现。2011年之后,《乳山年鉴》便不再透露年度房地产销售面积和金额情况,竣工面积也日渐萎缩,乳山市政府当年还叫停了普通海景房的规划审批和开发建设。2013年,乳山市房地产竣工面积仅88.52万平方米,不及2010年高峰时期的一半。

但在刘香玉等一些老客户看来,乳山当地中介卖二手房没有售后服务,外地客户没法免费坐往返石家庄和乳山的大巴。至于溢价,则在她能够接受的范围之内。“还是我们石家庄的中介靠谱,他们在石家庄三四年了,即使上当受骗我们也能找到他们,买二手房,中介在山东,不仅不好沟通,路程还远,害怕受骗。”

有乳山中介称,“外地人”买海景房,一为投资,二为养老。买房者多数是投资者,真正定居的人很少。整片海景房夏天入住率大约50%,冬天入住率大概只有10%。大量的投资性购买海景房,导致这里一到冬季会变成“空城”。

据安居客统计,乳山银滩的房屋现在均价只有3700元/平米,与2018年的4800元/平米相比,跌了一千多。今年因为疫情,不少人急着用钱,想把房子卖了套现,但想买房的人比往年少很多。

乳山当地中介称,乳山是个轻工业和旅游业城市,体量不大,近年来年轻人都流向大城市,老龄化严重,而现在外地来的也大多是老人。据乳山市政府网站公开信息,乳山市总人口55万人,自1997年以来连续20年人口负增长,60岁以上老年人占总人口29%。

房地产行业从业人士孙洪波曾指出,国外开发得很成功的海岸线,基本都有一个主题产业做支撑,比如澳洲的黄金海岸是冲浪基地,大堡礁是潜水基地,泰国普吉岛是国际商务会议中心等。这些成功开发的海岸线,都是生活、工作、休假三位一体,配套设施完善。而中国的海岸线开发却相对单调,除了盖房子,没有其他产业。而入住率低,配套设施就不齐全,生活不方便,又进一步拉低了入住率,最后变成恶性循环。

在乳山海洋国际一期,房子就有3000户,如此庞大的社区,社区内却只有一排店铺,多数是买房和托管的中介,只有两家小吃店,一家超市。这排店铺冬天时大门紧锁,“比奇堡”汉堡小吃店的店主张瑛在这里经营了3年,只在5-10月工作。

据张瑛讲,10月以后,乳山银滩基本上就没人了,因此小区中仅有的两家小吃店和一家超市也会关门歇业。而中介曾对前来买房的顾客说,超市和小吃店关门,是因为“老板去参加朋友婚礼了”。

海洋国际的业主告示栏里有小区往返北京、天津、保定、石家庄等城市的大巴信息,但大巴车的车主称,每年10月后就不跑了,没人。夏天则每周五都有一趟大巴带业主来这里。

中介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你接受它的价格,就得接受它的配套。“厦门和三亚的配套设施好,均价5-6万呢,您怎么不上那儿买呢?”

在这样的“性价比攻势”下,一些客户最终交了钱,并希望乳山也能成为下一个厦门、三亚。

站在银滩的房子中往窗外看,向东看,是广袤的大海,金色的沙滩,崭新的柏油公路,向西看则是农田、菜地,一派乡村景象。

这或许对于老年人来说,算是理想居处,早晨4点多钟,太阳从海面上升起,海水退潮后可以去赶海、钓鱼,捡拾海产品,去小区后的徐家镇上赶集,傍晚拉着音响去海边跳广场舞,跟来自全国各地的老人们一起交流,刘香玉甚至在这里学到了青海的民族舞蹈“拉花”,直到晚上8点多,小区的灯火渐次熄灭。

11月1日,刘香玉终于从海阳回到了乳山,此时距离从石家庄出发,已经过去48个小时了。

有的老业主受不了在海阳耽搁的两天,从大巴上搬下从石家庄带来的自行车,干脆骑了4个小时自行车从海阳回乳山。中介承诺的便利会不会随着来乳山人口的减少而越来越少,他们心里也没底。

但刘香玉不怕,她是真的将这座房子当做“家”来打理。

她购置了电暖气,把家烧得暖暖的,坐在沙发上,盘算着乳山的房子能够真正成为一个“家”的时间,那将是6年后丈夫退休的时刻。

冬季降临,小区里草木凋零,不远处露天泳池里的水也已被抽干,蒙了一层厚厚的灰。小区中人影寥寥,她期盼着下一个夏天耳边响起全国各地的口音、音响声音放得很大的广场舞,以及丈夫推着童车上的孙子在海边欢笑的场景。

(来源:)







图说新闻

更多>>
第五届中俄蒙三国旅游部长会议召开

第五届中俄蒙三国旅游部长会议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