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旅游新闻网>旅游资讯

动辄上万的“婚纱旅拍”,才是终极套路王

2020-11-06 10:55旅游新闻网编辑:游遍天下人气:


“渡劫的2020年,熬过了疫情高峰,躲过了裁员风波,却逃不开未完待续的结婚潮。”

看似黑色幽默的段子里,恰是现实的投影。仅双节长假期间,就有60万对新人举办了婚礼,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11.2%,更有网友因国庆8天连赶6场婚礼,喜提热搜。

然而,这不过是开幕式,重头戏还将在接下来数月内(元旦、春节,好日子数不胜数)上演,多地甚至出现因抢酒店不成,大打出手的伤亡事件。

井喷的需求下,整个婚庆行业异常忙碌,作为刚需的婚纱摄影一马当先,其中又以“旅拍”最得年轻一代青睐。

时至今日,婚纱照早已不是象征性的装饰品,而是被赋予对未来的期待、爱情的纪念、个性的表达等多种意义。

既然一生唯此一次,多数人都想拍到极致,这正与主打反传统的“婚纱旅拍”不谋而合,突破地域限制,私人创意定制,“度蜜月”和“拍婚纱”合二为一,每一项都精准戳中痛点。

据《美团点评结婚行业蓝皮书》显示,有80%的95后选择了“旅拍”,新风口下,铂爵旅拍、克洛伊全球旅拍、原野映像环球旅拍等众多机构崛起。

与行业的爆炸式增长相伴相生的,还有无处不在的“潜规则”,虚假宣传、隐形消费、坐地抬价、服务缩水等问题浮出水面。

到最后,这场以万元起步的昂贵“冒险”,很可能只是换个地方被坑。

要想人前显贵,必要人后受罪

站在婚纱鄙视链顶端的旅拍,有着无可替代的天然优势。

布置再华美的室内棚拍,也不及自然风光之妙。西藏雪山、法国薰衣草、巴厘岛沙滩……随便一拍,都是大片即视感。

更何况,借由这几年娱乐圈带起的旅拍风尚,精明的商家们趁热打铁,推出“周杰伦同款”、“郭碧婷钦点”等不同套餐系列,让“想体验一把明星般感觉”的新人们心甘情愿奉上钱包。

直到真正踏上旅程的那一刻,才能醒悟,所谓的“美好”只是泡影。如果说棚拍的体力消耗程度是800米跑,那么旅拍就是“铁人三项 马拉松”。

往往前一天刚坐飞机抵达目的地,就要早起化妆换衣,在不同景点、不同城市间来回倒腾,有时能在同个“网红”景区,碰到十几对争分夺秒的情侣。

新人们以为的婚纱照,是摄影师一路跟拍,自己只需逛吃逛喝,状态来了就开始摆造型,但实际上,被摄影师呼来喝去连轴转才是常态。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有人心心念念到大理追寻“天空之境”,竟发现就是人蹲在一块玻璃上,尴尬度爆表。

所谓的“阳光海景”照,则是在海里呛了盐水,被烈日晒得黢黑,被大风刮个稀碎得来的为数几张成品。

为体现创意,摄影师还会设计出一些难度指数五颗星的动作,一旦失手,轻则丢脸,重则激化家庭矛盾。

除了时间和精力,旅拍还需要付出更多金钱成本。通常来说,旅拍费用要比棚拍贵上2-6倍,新人们还要负担所有工作人员的机酒开销。

广州的赵先生最近正和当地一家旅拍机构交涉:“下单前客服有给我讲,摄影师不和我们一起过去,因为刚好他人在那边拍,可等我到了之后才发现,对方竟是机构临时在当地找的一位非专业摄影师。”

据业内人士透露,本地摄影团队过去成本较大,很多器材道具都要现租,“转手”卖给外地摄影机构代拍,是默认做法。

但在面对客户时,这些摄影机构不仅会额外收取中间差价,甚至连莫须有的摄影师跟拍机票钱都算在最终费用里。

上述这些,和国外旅拍遇到的法律问题相比,又是小巫见大巫。去年1月,一对新人兴冲冲来到泰国清迈拍照,结果被当场扣下。

原因在于,为压缩成本,机构办的是旅游签证而非工作签证,若没有相应许可就在其他国家“赚钱”,是违反法律的,泰国警方随后以外籍人士非法从业罪对3人提起诉讼,得不偿失。

不止泰国,持旅游签证进行婚纱旅拍早已被多国明令禁止,中国多个驻外使领馆也曾多次发布提醒,但架不住心存侥幸者前赴后继。

海外旅拍的油水有多可观,很多人并没有概念。以马尔代夫为例,旅费每人平均在11000元,搭配一名摄影师、一名化妆师,4人就是44000元,这还不包括婚纱套餐内的其他费用。

正因如此,“暗箱操作”的小把戏屡见不鲜。目前巴厘岛正常是不用给小费的,但无良商家们会蒙骗不明就里的新人们,从中再捞一笔。

更极端的情况里,旅拍团队的不专业还会酿成人间悲剧。今年9月,浙江一对新人在海边拍照时突然被浪卷走,导致新娘身亡,而前一天,当地旅游局曾发布过预警。

费时费力,烧钱伤身,即使是对婚纱照再为狂热的情侣,大概率也没勇气再来一次。

暴利滋生黑幕,套路无处不在

据《婚庆产业调研报告》显示,2019年婚庆市场规模已突破2万亿元,其中婚纱摄影市场突破1000亿规模,迎来“后暴利时代”。

传统拍摄的毛利通常在8%,而作为“进阶版”的旅拍,毛利能达到30%,高毛利背后是旅拍本身高客单价的属性。

随意打开某宝,国内旅拍的套餐价格最低为6999元/套起,国外则从29999元起至99999元不等。

巨大的利润,极低的门槛,跟风者疯狂涌入。企查查数据显示,我国共有14.8万家婚纱摄影相关企业,发展速度有如龙卷风,仅2020年3月,就新增注册821家,较2月环比增长了640%。

然而,注册资金在100万元以下的企业足足占据了89%,这使得婚拍行业鱼龙混杂,消费乱象无处不在,防不胜防。

目前常见的旅拍类型有两种。一种是由驻扎在当地的摄影机构与旅行社或网站配合,合作打包成旅拍主题游产品,像同城、途牛等都有成熟的“旅拍”业务,产品包括酒店住宿或机票。

但这种模式的弊端也显而易见,商家为拿提成,推销新人跟着旅游团出行,只用一天进行短时间拍摄后便匆匆闪人,效果自然是粗制滥造。

而有些黄牛窥破其中商机,干脆通过网上预约代理商,再联系当地影楼,以赚取不菲的差价。

一旦旅拍环节出现问题,没有任何一个服务商会承担责任,在不断的“踢皮球”中,自行承受后果的只有新人们。

另一种则是摄影团队不在旅拍地,产品成本中会包含摄影团队的机酒费用,此类摄影团队往往是独立运作的工作室,产品内容灵活,但隐患也更多。

为提升竞争力,这些工作室往往会打出“低价促销”、“0元试拍”等活动,来吸引客户上钩。

事实上,不管噱头如何天花乱坠,套路从顾客进门起就已开始运作。迫于现实,多数旅拍机构并没有能力在异地开设分店,上面提到的代拍成了最优途径。

机构会一遍遍给新人洗脑:“你想拍的地方刚好有我们合作的工作室,他们更熟悉当地情况,拍得更好看。”

于是就会出现这种情况:在本地接待你的是业务员A,但在旅拍地接待你的却是业务员B,由于这是两个不同的合作方,A给B的合作费用是较低的,所以B会明里暗里增加收费,比如新人们在A那里付了8000元,到了旅拍地,B则要再收取1000-1500元左右的拍摄费。

等到了景点,坑就更多了。套餐里罗列的多个拍摄地点,其实景点a景点b景点c都在一个公园里,摄影师会“好心”地提出多加一个地方,虽明知其中猫腻,但不甘心的新人们也只能妥协。

而某些特定场景的拍摄 ,比如游艇,则需要新人们额外支付租赁费用,连女孩子的捧花,也可以加到800元。

拍完片后,不管新人情绪如何,工作人员会软硬兼施地诱导其当场进行好评,不达目的不罢休。

事情到这里还没有结束。曾有新人花19万日元在日本拍摄婚纱照,希望拍出一套特别的婚纱照,拿到成品后直接崩溃,不仅妆容造型黯淡无光,整体构图更是随意潦草。

四川绵阳一对情侣,缴纳28999元远赴巴厘岛旅拍,结果照片上清一色的石头、野草、黄牛,仿佛乱入了乡村爱情的拍摄现场。

无独有偶,今年6月在厦门拍完照的王小姐直接投诉了12315,照片严重货不对版,偷换概念的微电影漫天要价,客服的置之不理,让王小姐忍无可忍。

看似正规的合同,并不保险。合同上虽有写明:“选片时若对拍摄不满意可重拍,重拍后选片仍不满意,退还扣除酒店费用后的所有款项。”但如何退款却没有明确表述。

美梦成了噩梦,当初对旅拍的种种幻想,成了一地鸡毛。

权利方不对等,割韭菜无止境

旅拍的跨地域性,使得监管存在死角,消费者投诉无门,加之行业缺乏自律,旅游拍摄成了“三不管产业”,商家们愈发有恃无恐。

去年8月,X旅拍就被传出涉嫌传销,以培训和内购会为名,强制员工参加拼购。

爆料人还指出,机构宣传中的所谓国际品牌婚纱礼服,几乎都是山寨;另需加钱的资深修图师,不过是实习学徒;所有素材、软件系统也都是盗版的。

与提升业务能力的敷衍相比,讽刺的是,该旅拍机构一年投入的广告费近7亿元。有业内人士坦言,其10000元收入里有5000元是获客成本,羊毛出在羊身上,兜兜转转还是要宰回到拍照的新人们身上去。

恶性事件不断循环。今年5月,郑州“上花轿全球婚纱旅拍”人去楼空,负责人疑似跑路,60多位顾客的钱和照片全打了“水漂”,无奈之下,很多人不得不延期婚礼,心情与生活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另一个值得玩味的信号是,与婚纱企业数量的居高不下相比,婚纱摄影市场的规模增速正在放缓。

从2017年开始,婚纱摄影市场规模增速大不如前,到2023年预计为640亿元。因此,能否尽可能多的获利,是旅拍机构们能否活下去(活滋润)的关键。

此外,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旅拍并没有带来太多真正意义上的行业“变革”,虽然有些头部机构已经在布局智能技术,但其本质依然是“流水作业”。

套模板的摆拍动作,千篇一律的韩式妆容,固定的风景站位,满腔激情的新人们,在一个又一个“坑”里摸爬滚打,最终也没能得到预想中的那份“与众不同”。

“旅拍”行业还能火多久,这点尚且不好预测,但汲汲营营,机关算尽,反会将自己性命搭进去,也未可知。

(来源:)

上一篇:跳出旅游做旅游,旅企海南“掘金记”

下一篇:没有了









图说新闻

更多>>
战疫情 促发展 欣欣旅游赋能景区迈入实名分时预约新时代

战疫情 促发展 欣欣旅游赋能景区迈入实名分时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