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旅游新闻网>旅游资讯

旅游行业真的是一门好生意吗?

2020-10-16 08:55旅游新闻网编辑:游遍天下人气:


在生活中,你会发现,有时候你跟某些人相聊甚欢,跟有些人交谈则味同嚼蜡,究其本源,是因为有些人推崇的是逻辑思维,而另外一些人崇尚的是辩证推理。脑袋里想问题的标准和原则都不一样,由此而产生的世界观,方法论就大相径庭。

举个例子,关于什么是旅游行业的概念,就有很大分歧。

旅游行业,是综合服务产业链,包括酒店、航空、景区、地面交通、免税购物店、地接导游服务等等。但是做酒店的从来不认为自己隶属旅游业,人家是堂堂正正的酒店行业,有国际品牌,有星级标准,不屑于与旅行社为伍;航空公司坚决否认自己是旅游行业,人家是高大上的航空业,空姐空少选拔严格,工资待遇好,福利高,向来是鼻孔朝天,走路都不看脚下的;景区虽然天天跟游客打交道,但是大部分星级景区归国土资源部管,是标准的事业单位,门票收入和员工工资是收支两条线的,看到来买团体票的旅行社,有些景区售票员的脸上掩饰不住一副“施舍”的面孔。说来说去,死心塌地留在旅游行业的,就剩下旅行社行业了。

因为旅游行业这个概念定义不清,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调查统计的口径不统一,统计上来的数据千姿百态,把住酒店的客人都算成游客,把坐飞机的乘客也都算成游客,每年文旅局公布的旅游人数和旅游收入等统计数据存在有意无意的重复计算、累加,数据掺水严重,除了被新闻偶尔采用外,一直被国家经济统计部门弃之如敝履。

病人确定了,我们才能知道要号谁的脉,给谁打针,谁来吃药。

以史为鉴,可知将来,顺着中国旅行社发展的时间历程来分析一下,就能知道旅游行业的发展脉络和前景。

中国的旅行社最早是随着国家对外改革开放政策,从无到有产生的。在那之前,当时国内大多数人还没有旅游的概念,旅行社和住宿的旅社傻傻分不清,出门叫出差,到哪里都要介绍信的。而旅行社是以国家外交部外事接待单位的面目出现,接待人员基本都是外语翻译,出入的都是国宾馆,接待的都是外国友人,花的都是外汇券。(什么是外汇券,大家自行百度)。当时把上团都叫上任务,从业人员的收入也是很可观的。

做旅游行业,国家是有限制的,出境都要依靠旅行社,到香港澳门自己的地盘都要跟团上团队名单,更别提日本欧洲和美国加拿大了。封闭已久,游客对境外一无所知。所以,政策的垄断和行业信息的不对称是旅行社存在发展的根本前提。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和国际社会交流的进步,旅游行业也进入到信息社会,各种OTA,线上旅行社像携程、去哪儿、途牛、同程都宣称自己是科技公司,一窝蜂挤进旅游行业,做的是轻资产的平台,平台上售卖的旅游产品都是传统旅行社提供的旅游线路。旅游产品的同质化导致的结果只能是价格战。起步最早的携程发展的也最快,通过收购、兼并、重组一系列运作,整合了在线旅游市场,成功收购了对手去哪儿,成为同程的股东。通过天眼查,可以查到携程是很多在线旅游行业背后的金主,携程通过资本的力量,掌控了中国旅游行业的头把交椅。

但是,资本永不眠,企业的本质是要赢利的。旅游产品销售利润少,但是旅游产品本身的客单价比较高,而且有些出境旅游,出行需要提早筹划和预定,这样,就会产生一个现金流在旅行社滞留周期比较长的现象,并且数目可观。OTA将自己的盈利的触角不断向旅游产业链上下游延伸,并开始玩起了金额衍生品。

1、针对旅游游客个体,开展消费金融。依靠数量庞大的游客资源,OTA申请了各种金融牌照,开发出各种小额贷、旅游白条、消费贷,利用旅游场景,招数频出。

2、针对旅游供应商,推出了旅游供应链金融的模式。利用各种应收账款,订单账款和库存账款,设置各种账期,向上下游的旅游供应商提供资金。OTA处在旅游产业链核心企业的地位,能够掌握行业内真实交易数据,通过转移授信的方式,成为供应商的“金主”。

至此,旅游产业链上的供应商,组团社和地接社以及终端的旅游消费者都变成了杨白劳们。  

在旅游圈,旅游供应链金融生意做的不错的,应该是腾邦国际和途牛旅游。针对旅游批发商,腾邦依托强大的航空背景,发力在机票订单融资。途牛依靠众多的客户资源,通过牛业贷,把旅游供应链金融里的应收账款融资玩的风生水起。因为通过放贷挣钱很容易,腾邦国际和途牛旅游都在放贷的康庄大道上渐行渐远。但是这些利用金融衍生品来盈利的方式有天花板瓶颈,它的经济总量不可能超过营收的上限,资本还在找机会。

疫情袭来,包括旅行社从业人员自己,都情真意切地认为是因为新冠疫情,旅行社业务才被打入谷底。事实上呢,没有疫情,旅行社也快坚持不住了。拿百程旅游网的倒闭举例,早在新冠疫情发生前,已经是危机四伏,大厦将倾,早有预兆,新冠疫情不过是压断骆驼一根稻草而已。打个比方,一个脑死亡的植物人常年瘫痪卧床,一拔管就死,我们不能说拔管的护士就是杀人凶手。

疫情改变了很多,旅游行业现金流全断,依靠金融模式的都掉到泥坑了,挣扎求生。携程也是全面亏损,实行缩减团队和高管降薪甚至零薪的政策。疫情不知道何时能结束,就算是结束了,疫情已经改变了我们很多人的思维模式和生活习惯,人们在潜意识里抗拒聚集性和交互性的活动,说好的报复性旅游没有来,旅游行业前途黯淡。

以前,我们传统的思维方式是寻找旅游产品,打包机票交通,卖给潜在顾客,赚取利润,简单的商业模式,但很容易被复制,没有政策垄断性保护,信息的不对等也消失了,消费频次还低,利润微薄,确实不是一门好生意,但旅游行业真的是一门很糟的生意吗?

现在,我们换个思路,如果我们现在开始贩卖关注力呢?在互联网行业,有一种概念,互联网是免费的。因为我们不为使用这些产品付钱,广告商为我们使用的产品付费。经典的说法就是,如果你得到的产品是免费的,那么你就是被卖的产品。

吸引、控制潜在顾客的关注力作为一种更高深的商业模式,早就暗流涌动。脸书,Instagram,YouTube,抖音,快手,Twitter,微博,这一类公司,他们的商业模式就是想尽一切办法,让人们的注意力持续被吸引在屏幕上,成为花钱的广告主潜在的客户。你会发现,我们正在被通过算法,操控连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大脑的某一部分。即使是科学家,哲学家,也并不会比别人更了解自己的思想有多麽脆弱。

算法可以改变你的思维,通过对数据的收集、过滤、归纳、解读和应用,算法技术可以劝服人类,修改一个人的行为。心理学有一个概念,叫正积极强化,在手机上,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刷到或什么时候能刷到你感兴趣的东西,手指动一动,就有无限可能。

这个原理就像赌城的老虎机。你看到老虎机,就想,我去拉动它,可能会得到些什么?这不是偶然,这是利用人类的好奇心,是提前设计好的手段。

人类另外一个心理缺陷,那就是渴望被认同,并被赞赏,这是根植于人类本性的东西,在朋友圈的发帖,炫自己旅途的照片,在马蜂窝发攻略,这些行为本身没有经济效益,但是自己渴望被赞赏的心理得到了满足。算法的核心是在你脑中植入一个无意识的习惯,让你在更深的层次被编程。各种测试,迭代和套路总结后,验证出短视频是最容易被大众所接受。成为锁定关注力的利器,并且利用分享圈粉的方法,进行病毒式的营销,从而实现流量爆发性的增长。比较极端的情况下,甚至可以操控舆情,控制竞选的过程和结果。特朗普封杀TIKTOK,绝对不是一时兴起。

而旅游与短视频的结合简直是无缝链接,你在哪个画面停留,停留多长时间,都会被系统自动侦测,从而主动地向你推荐这个旅游目的地的链接,图片,攻略。手机屏幕前的用户就像实验室的小白鼠一样,被一次又一次的测试。利用心理上的缺陷和思维定式,看更多的广告,为商家带来更多的利益。

近段时间多家OTA被指存在大数据“杀熟”行为,这个行为本质就是利用经济上的价格歧视原理,对不同层次的客户进行利益最大化,这本身就是一种数据自动筛选。虽然OTA们断然否认,但这是存在实操性的。也从侧面证明,拥有大数据技术的公司正在通过技术,影响和操控顾客现实世界的行为和情感。而这些操控行为基本没有人工的参与,都是提前写在程序中,预留在算法里的。

拥有技术的公司可以利用数据掌控用户,销售客户预期,制造客户需求,“算法”不停的收集你的数据,站在高维透视你,以上帝视角审视你,知道你喜欢什么,想要什么,它无限满足我们的喜欢,你越喜欢什么就反复给你推送什么,这是一套非常高明的推荐机制,它无限附和你内心深处的癖好,让你无限沉溺。

比如携程等OTA有海量的活跃用户,但是局限在旅游的应用场景有限,使用频次低,浪费了资源。现在呢,与其花钱做广告买流量,进行旅游产品的展示,销售旅游产品,进而盈利,不如把吸引流量本身作为一种生意。都知道流量很贵,而且越来越贵,那我们就做流量的生意。

只要有人,就有旅游的需求,只要有需求,就会产生相应的行业去满足需求。我预测,旅游行业会涌现更多的数据公司,它的商业模式是利用逆向思维,通过技术和算法,鼓动、诱导你的需求,提前预判你的行为,让人的需求变得可控,从而把潜在客户的关注力待价而沽。是不是细思极恐?其实,只不过是一门生意。

京东的刘强东曾经说过,商业没有秘密,无外乎成本,利润和效率。

(来源:)







图说新闻

更多>>
2020横琴国际休闲旅游岛旅游推介会·深圳站引爆游客热情

2020横琴国际休闲旅游岛旅游推介会·深圳站引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