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旅游新闻网>旅游资讯

熬过了近忧,携程的远虑更值得担心

2020-09-30 08:55旅游新闻网编辑:游遍天下人气:


9月25日, 携程集团(纳斯达克股票代码:TCOM)公布了截至2020年6月30日第二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

财报显示,携程第二季度的净营业收入为32亿元,收入远超公司一季度给出的业绩指引;归属于携程集团股东的净亏损为4.76亿元人民币,相比第一季度环比收窄91.19%。

显然,对于携程而言,这是一份不错的年中成绩单。该份财报不仅意味着携程正走出疫情的阴霾,也代表其主营营业务迅速修复。作为少有的能够保持持续盈利的互联网企业,携程表现出了其强劲的韧性。

作为国内第一批崛起的老牌互联网企业,也是在线旅游行业不倒的旗帜,已经21岁的携程可谓是经历了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全过程。从彼时的意气风发,到当下的一家独大甚至可以主导行业发展,在后疫情时代的关键节点,重新审视携程——现实主义者的携程,正与其信奉的适者生存的信条一道,面临着一场信仰危机:短期内的向好,难掩对于未来的恐惧。

疫情之下,携程自救

对于携程而言,突如其来的疫情,如同一记重拳迎面砸来。从某种意义来说,这是在线旅游行业的一场生死大考。经历了激进扩张的携程,更是进入了至暗时刻。

携程财报显示,携程网第一季度净营收为47亿元人民币(约合6.69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42%,与上一季度相比下降43%;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54亿元人民币(约合7.54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6亿元人民币,上一季度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为20亿元人民币。

公开资料显示,2020年初爆发新冠肺炎疫情之后,携程累计退订数千万订单,涉及金额超310亿元。在酒店领域,2020年3月,携程投资的单体酒店轻连锁品牌——无疆酒店宣告停止运营。酒店停止运营,携程的3000万美元的投资或“打水漂”。

面对危局,现实主义者携程也展开了雷厉风行的自救之旅。

自救的第一步是降薪。公开报道显示,自3月起,携程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梁建章和孙洁开始0薪;高管层也提出自愿降薪,最低半薪,直至行业恢复;其他员工暂缓涨薪;服务部一线员工可正常调涨薪资。在第二季度的财报上,仅高管降薪一项,便让管理费用同比下降37%。

疫情之下,选择了过苦日子的携程,营业成本也有了极大的降幅。其中,产品开发费用为18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32%;销售与市场营销费用为6.61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69%。

除了勒紧裤腰带过日子,携程也尝试多种方式的自救。携程还创造性地以“BOSS直播”的形式重新触达用户,并穿越了“国内游恢复”到“跨省游放开”的完整周期,取得了“品效合一”的营销成果。

数据显示,截至9月23日,包括“BOSS直播”、“周末探店”直播、“境外本地”直播在内的携程直播矩阵所创造的交易额累计超过17亿元,酒店销售峰值1分钟售出8000间夜。6个月来,携程直播的观看人数累计超过1亿人次。直播间内新用户的占比超过10%,复购2次以上的用户占比超过60%。

在困难和危机面前,不等不靠的携程表现可谓是可圈可点。从自救的意义而言,携程的临机应变和果决的处事风格,确实值得称道。正如携程CEO孙洁所说,“疫情并未使旅行需求消亡,它只是被延后”。

熬过了近忧,携程还有远虑

随着国内疫情控制的向好,人们出行需求的激增,旅游行业整体的复苏,让携程熬过了近忧。事实上,随着旅游行业整体的向好,没有被疫情打垮的巨人,可能更加强大。

携程创始人梁建章乐观地表示:“我相信,疫情给我们带来了独特的机遇,让我们能够在一些主要的出国游市场取得领先地位。而同时,我们也乘着国内游市场回温的势头,进而整体而言,我们的业务是在不断恢复的。而一旦国际市场重新全面开启,我们将大范围地占据国际市场领先位置。”

但事实上,熬过了近忧的携程,依然有远虑。甚至,来自未来的诘难影响要远甚于此次疫情。而携程的远虑在于,在追逐利润的时候,其放弃了对底线的坚守。

梁建章曾自豪地宣称,“携程的血液里流淌着盈利的基因”。

2013年,梁建章回到携程后为了提高战斗力,把公司划分为业务单元,每个单元有自己的自主权,盈亏能力与收入奖金挂钩。金钱的导向非常明确。为了追求利润,捆绑销售、大数据杀熟的手段都被用上了,用户体验被牺牲。也就是从那时起,关于携程的负面评价就不时爆出。可以说,一路做大的携程,也在成长的过程中被骂了一路。

携程的不友好,不仅是面对C端用户。对于酒店的合作伙伴,携程也表现出了强势和傲慢。

携程在合并艺龙和去哪儿,一家独大之后,开始提高酒店的佣金率,大部分酒店佣金变成了10%-15%,少数高端酒店抽成达到20%。有从事酒店分销的业内人曾对媒体表示,“携程肆无忌惮赚钱高佣金,酒店非常被动。”

在用户、酒店和平台构成的利益关系中,利润至上的携程追求的是通吃。已经成为巨头的携程似乎早已没有了当年从用户角度出发的初心。这不仅会造成用户与合作伙伴的离心离德,更会让自身陷入增长的困境。2019年,携程的总营收上,携程的增速已经跌到了危险的15%,和2018年持平,而在具体业务上,步伐也显得迟钝。

流量巨头崛起,霸主地位不稳

无论是体量规模还是营业能力,携程都是在线旅游行业当中当之无愧的霸主。但事实上,携程的行业一哥地位坐得并不稳当。

新的互联网流量巨头的跨界,正在侵蚀携程的固有市场份额。依托外卖市场的庞大青年客户流量群体,美团的在线旅游业务正在迅速崛起,尤其是在酒店预定方面,发展势头极其凶猛。

以间夜量(入住房间数*入住天数)作为指标,美团2018年已经达到2.8亿,2019年第一季度就超过3亿,而携程已不再公布这方面数据。有业内人士认为,美团在酒店住宿量上已经超过携程。

而在机票预定领域,飞猪也携巨大的流量和资金入局。目前,在机票方面,飞猪成为十几家航空公司的一个直销平台,同价同权。而依托支付宝庞大的流量基础,在这一服务品类当中,携程也并无太多的优势可言。

住宿、交通两大支柱产业被分食,对于携程而言如同失血。如果说面临途牛、国旅等早期的竞争对手,携程还有资本优势,面对美团系、阿里系这样更为凶悍的对手,携程此前的烧钱打法也未必能够奏效。

(来源:)







图说新闻

更多>>
亚太区首座蓝精灵乐园盛大开园,世茂再造国际文旅新地标

亚太区首座蓝精灵乐园盛大开园,世茂再造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