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旅游新闻网>旅游资讯

导游:我为什么没离开这个行业?

2020-08-28 10:55旅游新闻网编辑:游遍天下人气:


宜昌导游小武今天又没上班,她已经记不清今年像这样不工作的日子到底有多少天。位于长江中上游分界处的宜昌,8月下旬连日来连降大雨,加之上游抗洪形势严峻,涉山涉水的景区因此全部暂停开放。新冠疫情,洪水,2020年每一个突发事件都在提醒她们:导游,是一个靠天收的行业。

正常情况下,农历春节正是小武这样的导游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刻。然而,新冠疫情在国内暴发,适逢今年春节前夕。彼时他们没人能想到,这一段停业在家的“假期”几乎长达半年。半年中,有人选择坚守自己热爱的导游行业,也有家里的“顶梁柱”迫于生存压力,不得不转行。外卖员,房产中介,超市导购,这些职业解决了“失业”导游们的燃眉之急。

经过漫长等待,国内疫情基本得到控制,旅游业也随时间推移而慢慢走回正轨。自8月起,湖北全省所有的A级景区更是免费开放,这令小武觉得,一切都回来了。“印象最深的是,我还碰到一个去送外卖然后回来做导游的同行,他跟我说,那天是他七个月来带的第一个团。我对他说,再见到你真的太好了。”

“说不定哪天游客们就回来了”

位于湖北宜昌的三峡地区,不仅有那座闻名世界的大坝,同时还是中国著名的茶叶产区。平时,小武是“两坝一峡”风景旅游区的导游,而当她今年回到老家的山区,摘茶叶成为她打发时间最主要的活动。

“我就在家摘摘茶叶啊,平时一直在宜昌城里做导游,现在突然有这么个机会在老家,干点其他的也没什么不好。”小武对《新民周刊》记者说道。从1月下旬因疫情“放假”回老家后,小武在老家足足待了三个月。没有了熙熙攘攘的游客,每天相伴的变成了家人与山清水秀的峡江风景。

当然,老家清闲的日常,并不能掩盖这半年作为导游的艰难。“像我这种跟旅行社签合同的导游相对好一些,疫情那几个月在家,每月还有基本工资可以拿。虽然钱不多,1000块钱左右,但比那些自己单干的‘社会导游’好很多了,他们真的是三个月零收入,一分钱都没有。”通常,除了每月一千多元基本工资,小武每次带团的费用在120块钱上下。碰上最火热的旅游旺季,她所在旅行社的导游一个月可能会带二十多个团。

没有工资的导游们,都去做什么了?“上半年我看到太多同行转行去做其他事情了。男孩子们,送外卖的比较多。然后女孩子很多去做微商、房产中介、房产销售。没办法呀,大家都成家了,上有老下有小,谁能经得起半年不工作呢?”至于自己为何没离开导游行业,小武觉得还是出于对这份工作的喜爱。“说不定哪天游客们就回来了”,这是当时小武一直念叨的想法。

2012年大学毕业后,小武成为宜昌当地一家旅行社的正式导游。三峡大坝、三峡人家、清江画廊,这些宜昌周边的山山水水,便成为过去六年里她去过最频繁的地方。由于这些景区离城市不算太远,小武也和那些城市里朝九晚五上班的白领一样早出晚归。“我选择导游,就是觉得这份工作的环境比较特殊,不像城市白领那样,可能会有比较复杂的人际关系。我们导游,大部分时间都和游客在一起。现在游客普遍还是听导游指挥的,所以挺简单的。”

听导游指挥,在宜昌“两坝一峡”的游玩过程中显得更为普遍。“三峡坝区是国之重器,游客来到这里后肯定不能到处乱跑,我们旅行社早就规划好了路线。疫情之前,一般我们就发短信,提前把行程安排告诉他们。”而在当前疫情防控常态下,和过去不一样的是,小武得主动添加来旅行社报名游客的微信好友。

据小武介绍,加微信主要是为了提前跟游客嘱咐健康码相关事项。“旅游行业从复工复产开始,各个景区都要看游客的健康码。一开始我们没多想,然后带游客到了景区门口,发现很多上了年纪的人不会弄这些。有些人急急忙忙临时操作,甚至还出现过有人真的不能进景区,只能在门口等。这样我们就觉得,有必要把这些事情提前告诉游客。既然要在微信上弄健康码,那就干脆加上微信吧。”

4月28日晚上,从宜昌沿江大道边的游轮中心缓缓开出一艘夜游长江的游船。这是宜昌恢复旅游行业的首航。从那天开始,往后的一个多月里,虽然小武重新回到了岗位上,回到了再熟悉不过的景区,微信好友也越来越多,但真正来旅游的人并不多,外地的尤其少。受疫情影响,导游们失业了三个月,而旅游旺季同样推迟了三个月到来。

“整个五月,其实景区都没什么人流量。我们导游的工作也很轻松,像我那会一周就带一个团,另外6天都在休息。所以我也被朋友叫上做过兼职,在高端别墅的售楼处端茶倒水,陪陪小朋友,一天下来的收入和带团差不多。”在宜昌,往年在清明节后,游客便越来越多,一直持续至国庆长假后。7月之前,往往是游山玩水的夕阳红旅游团为主,而到了暑假,一家三口的亲子行成为主力。人流量最多时,小武所在旅行社导游人手甚至出现紧缺,还需要从社会上临时寻找导游帮忙。

这种繁忙景象,在今年直到8月才出现。8月7日,湖北省政府新闻办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举办“与爱同行惠游湖北”活动,其间全省所有A级景区对全国人民免费开放。

“免门票还是非常给力的,我8月已经出现过连续两次连上五天班的情况。今年这个8月的人流量,有点像以前‘十一’、‘五一’,人超级多。”游客回来了,这是导游和旅行社过去半年最期待的事情。

“房产中介和导游,应该没有太大不同”

做了11年导游的湘飞,就是小武口中从导游转行去卖房子的一员。整个上半年,湘飞就做了两件事:1月至4月,和其他同行一道,进行导游业务能力的培训;4月往后,由于实在缺钱,他成了杭州一家房产公司的二手房中介。

“之所以去做房产中介,是觉得这两份工作有些相似。都需要和人交流,工作对象都是人,可能上手起来会相对容易。”湘飞接受《新民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不过,当7月底湘飞回归导游行业时,他深切体会到:隔行如隔山。

“我也有认识的同行,上半年去送外卖。大家交流下来,觉得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辛酸。虽然做起来比较辛苦,不过也不全是坏事。通过这次疫情,我更加明白,中国人对于房子真的非常看重。从我的观察看,房产中介在收入这一块,上限很高,下限很低。100个人进入,只有差不多10个人成为精英,另外90个人要么平平淡淡,要么很快被淘汰。”

喜欢接触新事物的湘飞告诉《新民周刊》,从事旅游行业是他从小梦寐以求的工作。“这是一份非常自由的职业。在外旅游工作,每一天都不一样,每天都在不断摄入新事物。长此以往,等到年老的时候,就有更多回忆。”从2009年至今,他做过出境游的领队,去到40多个国家。此外,家住杭州的他,还常常负责携程旅行网派给他的江浙沪地接服务。土耳其卡帕多奇亚的梦幻景观,地中海边热情似火的西班牙人,江南水乡深厚的文化底蕴,这些人和事都成为他导游生涯最重要的回忆。

一切在今年1月下旬按下了暂停键。当时临近春节,他在杭州东站送走了过年前最后一批游客。彼时他觉得疫情会很快结束,旅游行业不会受到太大影响。但便事与愿违,没有人知道旅游行业究竟何时才能重启。

一开始,湘飞积极地为重启做准备。由于平时从业都在江浙沪,江南地区的旅游格外注重文化讲解,他便利用这段时间继续给自己“充电”。但随着时间推移,身为家里收入上的“顶梁柱”,在短时间内看不到重启希望的他,意识到自己必须出去挣钱。这才有了后来三个多月的中介经历。

(来源:)







图说新闻

更多>>
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闭幕

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闭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