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旅游新闻网>旅游文化

投2万买商标赚千万,三星堆遗址将成中国版迪士尼?

2021-03-26 11:19旅游新闻网编辑:游遍天下人气:


      *本文转载自 微信公众号“知产行业观察”(ID:IPZCGC)

  作为我国西南地区现存面积最大、文化内涵最丰富的古城、古国、古墓文化遗址,三星堆再现考古重大发现,出土重要文物500余件。

  网友对远古文明充满好奇,三星堆相关微博话题阅读量超10亿。三星堆出土的面具形状与大家印象中得中国文化似乎格格不入,引发“三星堆是外国文明吗”的讨论。人民日报的官方微博带着专家观点对此作出专门回应:地地道道的“中国出品”。

  一夜之间,三星堆便火了。不知,行业内是不是又会对“三星堆”相关商标给予“较高”关注?其实,关于“三星堆”商标,现在的三星堆博物馆及三星堆遗址管委会是有巨大遗憾的。

  注册三星堆,投2万赚千万

  「知产行业观察」查询了当前“三星堆”相关商标,共有186条申请记录。其中,已注册仅有49个,有130多个处于“商标无效”状态,占比最大。

  而2000年以前,官方层面似乎未对三星堆的商标申请工作给予重视,导致三星堆商标被多家企业抢注。

  其中,四川正联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便在06类、16类、35类等申请多个“三星堆”商标,后又成立四川广汉三星堆艺术品有限公司,将正联实业旗下的多个“三星堆”商标转让至该公司旗下。

  这两家公司归属同一人,名为胡忠军。1997年胡忠军在三星堆游玩得知,市场没有销售三星堆的纪念品商家,也没有企业注册三星堆旅游服务和纪念品开发方面的商标。1999年他筹资两万注册多个三星堆商标,整理公司销售三星堆旅游纪念品,当年便创收几十万。

  后胡忠军围绕旅游服务和艺术品开发、纪念品等扩大三星堆商标注册范围。将能注册的服务产品和服务项目一网打尽。并开发出形形色色的以三星堆相关文物为原型的旅游纪念品、装饰品、酒杯酒瓶、陶瓷器皿、金属平面画等。

  其产品销路颇广,旅游单位、企业会有团体订货,政府部门拿他的产品送给外宾等,以及龙首业务等等。在2004年的一则采访中,胡忠军透露2003年公司营收300万,2004年有望营收600万。由此推断,胡忠军当年2万注册三星堆商标回报必定超千万。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当前正联实业和广汉三星堆艺术品两家公司旗下的商标均为无效状态,无效原因大多为期满未续展。通过查询胡忠军名下四家公司包括前述两家公司,当前工商登记状态均为“注销”。

  除此之外,还有多个自然人及多家企业均有申请注册三星堆相关商标,不过我们通过统计发现大部分商标均为无效状态,无效原因也主要是期满未续展。

  商标看三星堆文创蓝图

  对三星堆商标的管理、开发等工作,相关官方部门及三星堆管委会一直在积极与相关商标持有人沟通协商。

  早在2001-2004年间,广汉市相关政府部门牵头,多次就“三星堆”商标开展会谈,希望这些早期申请三星堆商标的权利人可和三星堆管委会共同开发、管理三星堆商标,或者作价转让。但没有取得实质性成果。

  但是目前,三星堆相关已注册商标基本已掌握在三星堆博物馆旗下,共计16个,商标类别设计06类、14类、35类、36类、41类、43类等。

  三星堆博物馆当时注册的这些商标类别,有很多对三星堆未来文化旅游综合景区的战略考量。作为历史遗址类景区,三星堆出土了大量金属制文物,未来开发文创金属纪念品必然需要06类商标,包含金属纪念章、金属纪念牌、普通金属艺术品等;14类商标包含珠宝、首饰、宝石及贵重金属制纪念品;35类在景区宣传、组织商业性会展、研讨会、艺术演出等是必备的。

  2016年广汉市政府与上市公司荣盛发展签订了150亿的《三星堆文化旅游项目开发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计划投资150亿元于三星堆文化产业园区,提到要以主题度假区形式科学规划布局。

  2020年在成都首店经济大会上,三星堆博物馆党组书记描述了“不想只做博物馆”的发展愿景,表示三星堆的发展未来将是文化和品牌双轮驱动。

  文化即是文化产业园开发,邀请了麦肯锡做园区的整体规划,园区的定位是文化旅游项目,是一个吃、住、行、游、购、娱等功能的文化类综合体。

  品牌则透露三星堆的另外一个目标:世界级旅游目的地。为扩大三星堆国际影响力,三星堆曾邀请著名电影演员阿诺德·施瓦辛格担任三星堆文化全球宣传大使,在全球范围内征集三星堆古蜀文化遗址博物馆及附属设施工程(三星堆博物馆新馆和游客中心项目)建筑概念设计方案等。

  这也意味着,以文化和品牌驱动的三星堆,其未来的发展目标,和故宫、敦煌等类似,其路线符合现在大家常说的文创IP。

  但三星堆所代表的古蜀文明目前相对“小众”,遗址区内出土的大量独特文物,尚未展示出故宫那般的社会影响力。这些文物背后所代表的语言尚未被破解,也就是说,三星堆语言和现代语言出现了断层,若仅在博物馆、旅游的语境下可以发展,但难以被更多人所理解并接受,形成城市形象或国际代表。

  2019年,三星堆门票收入4000万,超过文创收入,而2017年故宫的文创收入便超15亿,两者差距可见一斑。但在各方的积极努力及本身丰富的历史文物资源的支撑下,三星堆或许真的有机会不断破圈,成为中国版的“迪士尼”。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来源:)







图说新闻

更多>>
迪士尼的亚洲攻略:稳守印度,猛攻印尼

迪士尼的亚洲攻略:稳守印度,猛攻印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