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旅游新闻网>旅游文化

经营11年终弃子 港中旅梦断嵩山少林

2020-11-11 11:19旅游新闻网编辑:游遍天下人气:


港中旅还是迈出了这一步。11月10日,北京产权交易所正式披露了“港中旅(登封)嵩山少林文化旅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嵩山少林公司’)51%股权及相关债权”产权转让信息。根据披露内容,港中旅将以约3.47亿元的底价转让上述股权债权,其中51%股权挂牌价格为2.83亿元,债权挂牌价格为6310万元。其实,就在一个月前,港中旅曾在公告中提出,由于嵩山少林公司受疫情影响恢复相对较慢,上半年收入同比大幅下跌、由盈转亏,所以拟将其出售止损。不过,在业内看来,本次港中旅下定决心舍弃这个经营了11年的知名景区,背后可能有着多层面的原因,从本次披露信息可以看出,景区存在不少悬而未决的问题,未来能否有“接盘侠”愿意拿下这个“烫手山芋”,港中旅能否靠“断臂”拯救业绩,还都是未知数。

断臂

嵩山少林寺,一个曾被多少景区经营者艳羡的、自带流量光环的知名景区,如今却被经营方舍弃。

根据产权转让信息,本次港中旅出让51%股权的嵩山少林公司,是受河南省嵩山风景名胜区管委会(以下简称“管委会”)委托,日常业务为开展嵩山风景名胜区的门票发售、相关票款收取及景区社会停车场经营管理等工作。根据《风景名胜区管理条例》及相关规定,自2020年1月1日起,嵩山少林公司将所有景区门票收入全额上缴财政,管委后需按《关于嵩山风景名胜区股权转让过渡期购买服务的协议》支付服务费,用于景区运营维护。

不过,根据本次港中旅披露的标的信息,截至9月30日,今年嵩山少林公司营业利润亏损2485.27万元,净利润亏损3313.63万元,负债总计超2亿元。而当北京商报记者致电少林寺官网时,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景区已恢复运营,客流基本与疫情前持平。

除了亏损,披露信息中还有几项内容引起了业界关注。具体来说,根据相关规定,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嵩山少林公司无法承继原有的景区运营权,须通过公开竞标方式重新获得。而且,嵩山少林公司目前运营的嵩阳景区、中岳景区停车场用地系租赁土地,未来有被政府征用的可能。

此外,嵩山少林公司通过招拍挂方式取得了三宗土地共329014.54平方米建设用地的土地使用权,用于嵩山功夫小镇建设,并全额缴纳了土地出让金。但其中87371.84平方米由于与《嵩山少室阙保护规划》有出入,存在一级文物少室阙保护红线问题,因此未能取得产权登记。而嵩山功夫小镇长期停工,停工损失和增加的费用目前嵩山少林公司也尚未和总承包工程单位达成解决方案。

“其实,事件中,各方之间出现分歧至少已有超过两年之久了。”有知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一方面,有消息称,分歧出现的原因是港中旅没有兑现投资承诺;另一方面,也有传言表示,由于各方在门票收入分配上未达成一致,而且港中旅开发投资的项目受各种因素限制未能按计划展开,才导致合作无法顺利进行。

就此,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港中旅集团相关负责人了解具体情况,该负责人表示一些内容以挂牌信息为准。而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开的项目负责人也表示对具体项目情况不了解。随后,记者又拨通了天眼查上嵩山少林公司的联系电话,对方表示,公司是港中旅的三级子公司,现有员工600多人,对项目情况不了解,如果此次公司能顺利出让,预计小镇还能继续建设。   

负重

嵩山景区业务“嫁入”港中旅还不足12个年头,但结局却令人唏嘘。但在业内看来,继续背负嵩山少林公司对现在的港中旅来说,的确有些“难堪重负”。

公开信息显示,自2016年至今,港中旅的业绩就经历了数次起伏。具体来看,2016年港中旅实现净利润3.15亿元、不足2015年的1/3,年化投资回报率也从2015年的8.2%降至了2.24%。随后的几年中,港中旅的净利润也始终未能回到2014年、2015年破“10亿元”的水平上。其中,在2017年该公司实现净利润9.59亿元后,2018年、2019年这项数据接连出现下降,分别为6.02亿元、3.47亿元,而2011年该公司的净利润为5.64亿元。

今年,突至的疫情更是给了港中旅沉重的一击。半年报显示,1-6月,港中旅实现营业收入5.22亿元,净亏损4.05亿元。屋漏偏逢连夜雨,嵩山少林公司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003.62万元,净亏损 3201.27万元。港中旅也在公告中表示,嵩山少林寺公司2020年上半年收入同比大幅下跌,如果出售最终落实,将提升资产周转率、提高现金回流,并拟利用所得的净款项作为集团一般营运资金用途或用于可为股东提供更佳回报的旅游目的地投资。

实际上,去年嵩山少林公司曾实现了2.08亿元的营业收入,净利润也达到了3097.58万元,港中旅旗下受影响景区不止一个嵩山少林寺,为何其却选择出售这一项目?在景鉴智库创始人周明岐看来,除了业绩重担,与少林寺、管委会的“纠葛”也成为港中旅的一块“心病”。“虽然港中旅与景区、管委会之间是否存在难以调和的矛盾,外界很难完全说清,但从转让披露内容可以看出,上述几方可能在就一些具体问题上还未能达成一致。”周鸣岐表示。不过,北京联合大学旅游学院副研究员杨彦锋却认为,嵩山少林寺景区历史较久,属于资源稀缺型景区,近年来营收状况也较好,毋庸置疑是一块优质资产,现在退出,对港中旅来说似乎并不划算。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2013年、2014年,管委会、港中旅曾因拖欠少林寺门票分成,引发少林寺的不满,而后少林寺还将管委会告上了法庭。就此,嵩山少林公司工作人员只表示,景区门票收入确实需要与管委会分成,而上述少林寺官网方面则告诉记者,直至现在,拖欠的门票分成一直没有归还给少林寺。而当记者想就此问题询问管委会时,管委会电话却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另外,周鸣岐还表示,传统景区类的经营项目本身就是投资收益较低的一种,虽然嵩山少林寺本身拥有一定的知名度,即使只靠门票仍然能维持相对不错的收益,但如果想要继续在周边加大投资,可能仅培育市场就需要较长的时间,“性价比”并不高,而这或许也是港中旅在经营多年后考虑撤出的主要原因之一。“而且,从近几年港中旅的战略调整方向上也可以看出,该企业似乎有意要收缩距离企业总部较远的‘长线’投资项目规模。”     

迷雾

不过,“脱手”嵩山少林公司,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根据北京产权交易所披露的信息,股权转让完成后,嵩山少林公司不仅无法继承景运营权,而且如重新竞得景区运营权,其运营服务的范围及费用支付标准均有待管委会根据管理需要及招标结果予以确定。这也就意味着,无论下一个“接盘侠”是谁,都无法直接坐享少林寺这块金字招牌。“目前,转让披露信息中存在多项不确定的事宜,可能会让买方望而却步,因此最后嵩山少林公司能否顺利出手,确实还很难下结论。”周鸣岐直言。

其实,嵩山景区已不是港中旅在河南退出的第一家景区。2010年,港中旅就曾入股河南鸡公山文化旅游集团有限公司,并在六年后宣布退出。“港中旅一直致力于打造景区,投资实力相对较强,是它的一个明显优势。也正因如此,河南省政府拿出了‘王牌景区’与之合作。但合作后,外来投资企业与地方政府之间需要磨合的情况可能会不断增多,在真正投资运营旅游项目过程中双方均会发现与预期有一定差距,而这也是港中旅未来不能回避的难题。”杨彦锋进一步表示,港中旅方面也称欲用此次出让资金来投资更好的项目,能看出该公司下一步还是会再进入一些优质景区,因此,如何选择和运营项目将成为关键。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投资景区,港中旅在多个区域也进行了详细规划。去年,港中旅就表示,粤港澳大湾区旅游前景广阔,未来几年将加强推广以大湾区为主的旅游产品。不过,周鸣岐也提出,目前虽然港中旅提出了在粤港澳大湾区突破等新想法,但该公司的整体战略思路并不够清晰、连贯,具体应如何分步实施相关战略、如何复制成功经验等,都还没有向外界传达出一个明确的信号。

“不可否认,港中旅在入局粤港澳大湾区文旅市场上确实有着地利的优势,而且这个区域消费基础相对较好,同时四季温暖、客流淡旺季落差小,投资前景普遍被业界所看好。”但周鸣岐也坦言,粤港澳大湾区的政策红利已吸引了不少企业争相布子,港中旅想要分得一杯羹确实要对自己的优劣势和投资逻辑有个更明确的判断。“早年间开发了世界之窗、锦绣中华等中国最早一批主题公园后,港中旅旗下景区项目似乎就鲜有自主开发的知名IP,如果港中旅瞄准了粤港澳大湾区,就要充分发挥央企在融资成本等方面的优势,树立自己特色的创新产品、不断迭代,才能在此处落地生根。”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来源:)

上一篇:迪士尼让加州乐园更多员工停薪休假

下一篇:没有了









图说新闻

更多>>
室内展览关闭 北京11家市属公园游客限流“红线”下调至30%

室内展览关闭 北京11家市属公园游客限流“红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