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旅游新闻网>旅游文化

500亿民宿产业点亮乡村,「无问西东」龙门山民宿发展大会盛大召开

2020-11-03 11:23旅游新闻网编辑:游遍天下人气:


10月30日,「无问西东」民宿发展大会暨中国民宿榜「黑松露」奖颁奖盛典,在四川彭州龙门山盛大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300多位民宿主、平台运营方、专业服务提供商以及地方政府代表齐聚一堂,共同探讨了这个总体量高达500亿的新兴产业的未来发展趋势,以及“用民宿撬动乡村振兴”的新蓝图。

过去十年,民宿被视为中国人“向往美好生活”的象征,悄然生长。一批批先行者努力向前,在中国民宿行业的发展轨迹中留下了自己的印记。

在2011年-2013年的莫干山,他们体会了民宿作为一门好生意的最初的黄金时光;2014年-2015年,从东部到西部,民宿风潮席卷全国,无数人开始四处寻找下一个莫干山,下一个洱海,下一个松阳,下一个传奇;2016年-2017年,随着更多的资本、主体、平台以及第三方专业服务商的入局,风口之上的民宿,最终从情怀演变成了一门正经的生意;不过,2018年-2019年,随着行业监管的收紧、市场竞争的加剧,狂飙突进的民宿行业不可避免地感受到了一点寒意,当然,最初的市场教育已经完成,整个行业的体量仍在继续放大,那些最优秀的民宿仍在不断创造“爆款”,而“宿集”这一抱团发展新模式的诞生,则隐约预示了民宿行业未来发展的方向。

对于中国民宿产业而言,2020年无疑是特别的一年。还记得当初为什么出发吗?上半年的疫情,留给大家更多的时间去思考答案。民宿会越来越像酒店吗?管家服务是否会取代主人文化?从选址、设计、建造,到管理、运营、品牌,民宿的运营如何标准化?也许,每个人的答案都不同。

未来十年,在“500亿体量”这个新起点上,民宿产业依然面临诸多等待解答的疑问, 斐济旅游网,但在“内循环”背景下,客人已汹涌而至,从业者仍须在些许的混乱中顽强地继续向前奔跑。再往前走一段,看看答案。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作为“乡村振兴民宿产业赋能综合服务商”的借宿,在本次大会上推出了中国民宿榜2.0版——2020中国民宿榜「黑松露」奖榜单。“2020中国民宿榜「黑松露」奖TOP50”、“2020中国民宿榜「黑松露」奖新锐TOP10”、“2020中国最佳民宿度假目的地”和“2020乡村振兴文旅产业创新实验市(县)”,这些中国民宿行业今天的佼佼者,或许将成为整个产业未来十年发展路径的基本参照。

龙门山共商“撬动乡村振兴大计”

今年的民宿大会,意外收获了一批新嘉宾——龙门山的村民们。

有阿姨斜倚在咖啡馆门口的栏杆上,也有大叔站在咖啡馆门前的草坪里,他们的目光,和参会的嘉宾一样,都聚焦在前面的民宿大会舞台上。

会场上空飘着小雨,寒气席卷而来,可依旧不断有人加入到旁听的阵营。因为台上热议的话题,跟他们目前的生活密切相关:

“乡村的房子,如何做到一天收入6800元?”

“村里开的民宿,村民们都能分钱?”

“开好一家民宿容易,开一家好民宿却很难?”

“一家现象级网红民宿,就能带动整个村的发展?”

现如今,“乡村 ”和“民宿”一样,成了嘉宾口中的高频词汇。虽说民宿行业的2020年开局不利,但它却是疫情后复苏最快的行业,同时也是对乡村振兴助力最大的行业。

今年的「无问西东」民宿发展大会,汇聚了来自东西部的民宿行业从业者。大家尝试着用一个个演讲,回忆民宿来时走过的路;尝试着用一段段问答,探索行业发展最前沿的趋势。

每一个热爱乡村生活的人,都很想知道自己在“使用民宿这根杠杆,撬动乡村振兴大计”的过程,到底处于什么位置。

中国民宿产业的“底层逻辑”

在发表大会主旨演讲时,开始吧创始人、借宿CEO徐建军表示,过去十年是民宿发展的黄金十年,虽偶有波折,但很多民宿主都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路径:有些人要做国内最好的连锁民宿,去探索民宿的天花板,有的在打造度假目的地,有的在打造民宿集群项目。

“民宿是非常了不起的行业,完全是靠自我觉醒和自我生长,一开始没有政策支持,一直靠野蛮生长,逐步推到今天的现状。”徐建军指出。

“今天的民宿,已经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民宿。我给它的定义是‘单体特色度假酒店’。‘单体’是它的形态,‘特色’是它的内容、‘度假’是它的业态,‘酒店’是它的服务方式。”这样的酒店目前在中国有7万家,能承载的间夜数是2.5亿个左右,一年衍生出来的GDP高达300-500亿。

如何迎接民宿产业的下一个十年?在徐建军看来,“到了今天,重要的是,我们如何梳理这个产业逻辑。如果今天我们不了解整个产业的底层逻辑,接下来可能会走错,或者走了另外一条路”。

“今天,行业和从业者都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我们在里面怎么找到自己的位置?”徐建军指出,就一个单体民宿而言,涉及四大生产资料,最顶层的是土地,下面是空间运营商,再往下是商家和品牌,以及更底层的流量逻辑。随着生产资料状态的变化、生产力的发展、生产关系的不断迭代,“在每一个生产关系发生变化的节点,我们从业者都可以找到新的商业模式,我们应该在变量发生过程当中去创业”。

从东部到西部,从卖房到卖体验,从民宿到村宿

过去10年,东部民宿向外拓展已初步成功,近期大火的“黄河宿集”便是一个力证。那么,2020年,作为中国民宿发源地的莫干山,正在发生什么?

莫干山民宿代表刘杰给出了答案——从卖房到卖体验。9月9日,莫干山旅游局上线了全国第一家民宿目的地旅游旗舰店——莫干山旅游旗舰店。“这就要求民宿上线必须上套餐,逼着民宿主去打造内容”,“以往淡季的时候,莫干山民宿主就出去旅游了,但今年,大家都想把自己的服务品质提上来,开始注重人才培训了。”

而那些已经走向全国的民宿,正在不断提供“撬动乡村振兴”的鲜活案例。

据浮云牧场联合创始人李云东介绍,浮云牧场诞生于一个“只有2位超过70岁的老人居住的村子”,“当时条件非常艰苦,没水、没电、没信号”。

浮云进入村子之后,不仅向村民提供了一些基础的劳务机会,而且用高于市场价25%的价格收购当地的土特产,“我们通过自己的私域流量售卖当地农产品,虽然价格都很高,但却获得了很好的市场销售。当地98元两斤的车厘子,我们卖198元,因为我们只选最好的品质”。

甚至,由于自身房间经常不够住,浮云还给当地其它村民开设的民宿提供指导建议、培训,帮他们做设计。“目前,我们村口有5家民宿流量都很不错。”

“作为乡创的个体,我们希望能和大家一起不负这个时代,不负我们的乡村。” 李云东表示。

“我们要让绿水青山变成老乡的金山银山。”中国扶贫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刘文奎表示,其目前正在做的项目不叫“民宿”,而叫“村宿”,“因为我们的资产归全体村民所有”,“我们希望,‘村宿’能够作为一个产业,带动整个乡村的发展”。

“2013年,我们开始尝试这种新模式。目前,我们的项目已经在25个村落地,到年底预计会有20个村开业。”据刘文奎介绍,打造“村宿”,包括5个关键环节:乡村的整体规划;民宿产品的设计和改建;成立乡村旅游经济合作社;建设社区融合体系,提供社区服务;乡村旅游的推广运营。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最关注的,还是人的变化,因为乡村本质上的改变还是人的改变。如果人的思想不改变,那建筑设计等硬件上的改变是不可持续的。”刘文奎说。

乡村振兴:“民宿集群新贵”龙门山的思考

随着对乡村经济拉动效应的日益显现,民宿行业也越来越受到各地政府的欢迎和支持。

以四川彭州为例,当地是成都夏天的度假胜地和后花园,一度拥有1300家农家乐、4万张床位。不过,“农家乐给我们带来的,除了经济增长,还有生态环境承载力不足、产品低端化的问题”。

彭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米兰佳指出,“住宿业的迭代,要求我们必须引入民宿,但资金的引进是比较困难的。另外,我们还缺乏专业的运营人才。缺钱、缺人、缺治理,这是我们曾经遇到的问题。”

如今,本次民宿发展大会的举办地“柒村”,已成为彭州龙门山民宿的典范。谈到过往经验,米兰佳总结道:我们首先抓的就是乡村规划,在这个基础上再做民宿产业规划、空间规划;其次就是做基础设施配套,由国有资源统一配套道路、水电等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最后是政府政策这个大的层面的配套。只有做好这些,才能吸引民宿从业者过来。

而对于龙门山民宿产业的未来,米兰佳明确表示,民宿需要聚集发展。“下一步,我们会完善我们的民宿聚集点位。其次是给民宿周边做一些基础的提升,培养更多的人才,把专业的资金和品牌引进来。最后,我们还会加大外围整体的基础配套。”

龙门山民宿产业的发展成果和前瞻规划,得到了诸多资深从业者的认可。

“今天的龙门山和当年的莫干山很像,但相比莫干山早期自下而上、野蛮生长的产业模式,龙门山(在整体规划层面)做了很多比莫干山超前的事。”大乐之野联合创始人吉晓祥表示。

上山上创始人周绪指出,彭州很好地解决了民宿的产权问题,有利于民宿主更好地扎根西部乡村。而无所事事创始人余勇,则高度肯定了龙门山的“民宿集群”模式,“从莫干山民宿身上,我看到,单点突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所以,我们西部民宿需要抱团发展”。此外,浙江旅游职业学院民宿方向负责人杨国强、乡伴创客学院院长顾军、宿里创始人姚江波、大理拾光联合创始人李想,也都从实践出发,为龙门山民宿产业提出了各自的建议。

对于龙门山民宿集群的未来发展,莫干山民宿协会会长、西坡创始人钱继良明确表示看好。“从莫干山的发展历程来看,有思想的人在前面引导,这很重要”,“2013年,对于莫干山两个大学生租了7栋破房子这件事,基本上没有人能理解。后来他们的民宿入住率非常高了,便有更多的做民宿、做餐饮的人投入进来。这两个大学生就是大乐之野的吉晓祥和杨默涵。我相信,龙门山也正在经历这个过程,未来会有更多的村民投入自建民宿”。

从莫干山到龙门山,从单体民宿到连锁民宿,从民宿集群再到度假目的地,中国民宿产业和乡村经济下一个十年的样子,正在逐渐显现。

(来源:)







图说新闻

更多>>
古北水镇重开后单日客流首破万 京城景区持续升温

古北水镇重开后单日客流首破万 京城景区持续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