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旅游新闻网>旅游文化

镇江大白鲸项目搁浅,大连圣亚将何去何从?

2020-08-25 11:19旅游新闻网编辑:游遍天下人气:


一份问询函,揭开了镇江大白鲸项目被搁浅的真相。

《华夏时报》记者查阅注意到,5月27日,大连圣亚旅游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连圣亚)回复上交所就2019年年报提出的问询函,其中重点披露了镇江大白鲸魔幻海洋世界、大白鲸千岛湖文化主题乐园水下世界项目等四大在建工程的相关进展。

大连圣亚解释称,因筹资时间长、审批流程和配套工程使用延迟等原因,导致镇江大白鲸魔幻海洋世界等项目无法按计划推进,项目建设进程放缓。

据记者了解,大连圣亚“大白鲸计划”诞生于2012年,肩负着大连圣亚的转型重任。当时公司主要营收地大连及哈尔滨项目的客源压力大,公司营收模式单一,过度依赖门票,大连圣亚就希望通过转型,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大连圣亚与大连出版社、大白鲸世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合作,共同制定“大白鲸计划”,欲以此作为突破口,打造一个海洋主题的全文化产业链项目,实现真正的转型。

不过,本报记者采访了解到,大连圣亚重金押宝的“大白鲸计划”,进展并不顺利。这其中,“大连圣亚镇江大白鲸项目,就是进展缓慢的项目之一”。大连圣亚内部人士回应《华夏时报》记者,“目前,我们有的项目停止,有的项目计划转让。”

镇江大白鲸项目搁浅

2012年,大连圣亚提出“大白鲸计划”发展战略,并积极布局杭州、千岛湖、镇江、厦门、昆明、三亚、营口等热门旅游地。

这其中,镇江大白鲸海洋世界有限公司(简称“镇江大白鲸公司”)成立于2015年9月,注册资本6.1亿元。

本报记者借助天眼查显示,大连圣亚认缴出资4.27亿元。其中,已实缴164232774.96元,剩余未实缴,出资比例为70%;镇江文旅认缴出资1.83亿元(已实缴),出资比例为30%。

镇江大白鲸项目计划于2016年初开工建设,于2017年末竣工交付使用,建设期两年。大连圣亚官网一度发文称,镇江大白鲸项目2019年开业,但时至今日该项目“还处于建设中”。

为推动镇江大白鲸项目,大连圣亚2015年10月23日晚间发布定增预案,拟以26.71元/股非公开发行不超过3040万股,募资总额不超过8.12亿元,拟投入建设镇江项目及偿还银行贷款。

方案显示,此次发行对象共4名,其中公司部分管理层和骨干员工拟设立的有限合伙企业出资1068.40万元认购40万股;精一投资、探索者创业、杨睿博拟设立的有限公司均拟认购约2.67亿元;发行完成后,公司第一大股东星海湾投资持股比例将下降至18.06%,但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化。

根据方案,镇江魔幻海洋世界项目总投资10.89亿元,拟投入募集资金7.62亿元。项目位于江苏省镇江市三山风景区,项目包括极地旱雪公园和魔幻秀场两部分,建成后将对三山风景区的旅游资源形成有效补。据测算,项目达产后预计实现年销售收入4.34亿元,预计实现净利润1.62亿元,享有70%的收益。

记者查阅,作为东北旅游第一股,大连圣亚近年来铺的摊子较大,由此带来的就是举债建设,现金流严重缺乏,导致包括镇江大白鲸等项目的开业时间一拖再拖。

迫于此,大连圣亚于2018年11月24日晚间宣布以0元的对价转让镇江大白鲸公司40.98%股权,以推动镇江大白鲸项目落地。大连圣亚当时宣布,其拟与重庆现代物流产业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重庆物流基金)签订协议,将大连圣亚镇江大白鲸40.98%的股权以0元的价格转让给重庆物流基金。

据悉,此次交易,重庆物流基建认缴注资250000000元,这部分资金是大连圣亚应缴未缴纳的注资。重庆物流基金认缴注资完成后,成为大连圣亚持股最少的股东。

在镇江大白鲸项目上,大连圣亚为什么不惜降低持股比例?对此,据大连圣亚介绍,能够有效解决镇江大白鲸项目的资金需求,加快项目建设。“我方未来会继续负责镇江项目的建设、运营及主导融资工作,未来镇江大白鲸的经营性质、主营业务及经营方式不会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大连圣亚解释称。

镇江大白鲸项目的建设进展十分缓慢,导致其至今尚未开业,足以说明大连圣亚资金短缺导致项目建设缓慢的现状。大连圣亚内部人士向本报记者证实,缺乏足够的建设资金,镇江大白鲸项目的建设进展缓慢。

正在迷航的大白鲸

近段时间,大连圣亚夺权内斗等事件成为热点。

年报显示,2019年大连圣亚的营收为3.19亿元,同比下降8.32%,资产负债率达到60.67%,财务费为2247.63万元,同比增加8.32,占非母净利率的52.53%。

在6月29日的年度股东大会上,持股4%的股东杨子平一举拿下3个董事席位,加上原来提名的2名董事,在董事会中独占5席,超过半数。新任董事执意罢免公司总经理肖峰,引发了全体员工的抵制。

大连证监局向公司发出监管关注函,向杨子平和毛崴发出约见谈话的函。在两人受到警示函的同一天,大连圣亚还受到了上交所的问询函,核实股东杨子平和磐京基金之间的关系。

本报梳理发现,就大连圣亚实际控制权、杨子平和磐京投资是否存在一致行动关系等问题,已被上交所问询过3次。大连圣亚在面临诸多困难的情况下,内部还出现严重内耗,这不利于企业的转型和发展。

本报记者了解到,为满足对外扩张和先期项目进一步落地,大连圣亚不得不多处寻找投资。

从大连圣亚海洋世界起步,20多年来,大连圣亚一直围绕海洋文化主题探索发展,2012年提出的升级战略——“大白鲸计划”,如今听起来依然雄心勃勃。

彼时,大连圣亚的景区经营业务趋于稳定,为摆脱对“门票经济”的过度依赖,制定并发起了“大白鲸计划”,目标打造海洋主题的全文化产业链,上游聚焦原创海洋主题儿童文学,中游衍生动漫、游戏、演艺等内容,下游则以海洋馆、主题乐园等为载体。

谋求成为海洋文化全产业链建设者的大连圣亚,曾经一度被看作是东北旅游业转型发展的典范。

但如今,这头“大白鲸”却正在经历一场血腥的“资本猎杀”。持股只有3.78%的杨子平作为大连圣亚的小股东,如今却牢牢把控了公司董事会,并上任新的董事长,二股东磐京基金的毛崴则成为了大连圣亚新任副董事长。而持有大连圣亚24.03%股份的大连星海湾投资,作为大连圣亚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却丧失了对董事会的控制。

在一连串剧烈的人事变动中,大连圣亚高管中的元老派力量被清理。在大连圣亚原董事会中,原董事长王双宏与原副董事长刘德义,被解聘的总经理肖峰从1996年便在大连圣亚工作,而肖峰还是“大白鲨计划”的操盘人。如今,这几位大连圣亚的元老均被解聘,“大白鲨计划”变得前途未卜。

加之,大连圣亚的业绩惨淡。据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大连圣亚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45亿、3.48亿和3.19亿,归属净利润分别为5546万、5766万和4176万。2020年一季度,受疫情影响,大连圣亚报亏近2400万元。

本报记者了解到,因资金匮乏,大连圣亚的在建项目进展缓慢,如大连圣亚回复上交所2019年年度报告问询函时披露:镇江大白鲸项目依然处于建设中。这意味着,原本计划2017年末竣工的项目,至今还无法按计划推进。

在建项目进展缓慢,让大连圣亚把2020年的希望更多地寄托在了大股东星海湾投资身上。大连圣亚2019年股东大会称:充分运用大股东资源优势,通过大股东加强与大连旅游集团推进大连全域旅游,寻找优质资产并结合多种资本运作方式,做大做强上市公司。

由此推断,在旅游业风雨飘摇的2020年,大连圣亚镇江大白鲸项目犹如一头迷航的“大白鲸”,至今依然有胎死腹中的危险。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来源:)







图说新闻

更多>>
凯悦与首旅如家合资全新品牌逸扉酒店正式开启双官网预订

凯悦与首旅如家合资全新品牌逸扉酒店正式开启